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西藏军区某汽车团锻造既能运输又能战斗的高

2018-10-31 14:03:26

西藏军区某汽车团锻造既能运输又能战斗的“高原铁拳”

中新拉萨9月18日电 题:西藏军区某汽车团60年锻造既能运输又能战斗的“高原铁拳”   陶社兰  盛夏,西藏某地却连降两场大雪。西藏军区某汽车团抓住这难得的练兵时机,组织数百台车辆在向边防哨所运送物资途中,巧妙地进行复杂环境下的战备演练。  一路急行军,“敌情”不断:遭“敌”炮火封锁、通过化学染毒区……演练总指挥、团长施勇说:“光会驾驶技术只能算驾驶员,还不是真正的汽车兵,汽车兵必须掌握过硬的军事技能。”  作为我军历史悠久、驻地海拔、运输任务重、人员装备编制、行驶道路险的高原运输团,60年来,西藏军区某汽车团按“运输队、战斗队”标准建设“高原钢铁运输团”,把部队锻造成所向披靡、无坚不摧的“高原铁拳”,多次圆满完成各项运输保障任务和战斗支援任务。  其实,很难想象,早的汽车兵,却是把汽车“扛”进西藏的。  60年前,跟随刘邓大军从华北战场转战大西南的一支汽车部队,奉命在雅安组建成汽车团,配属18军进军西藏。当时西藏自然环境十分恶劣。那年夏天,康藏公路搭建的简易桥梁被洪水卷走,上百台汽车被堵在大渡河边。而此时,昌都战役即将打响,数万筑路大军供给频频告急!  “拆了运过河再装!”五连二班战士陈瑞盘率先想出这个主意。于是,全团官兵纷纷效仿,紧急将120台汽车拆开,分批用牛皮船渡过天险大渡河,然后组装成车。  “没有坚强可靠的后勤运输保障,在短时间内进军西藏几乎是不可能的。”全国人大原副委员长热地曾这样评价汽车团在和平解放西藏中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汽车团建团初期,机关大门正中央曾立着两根水泥柱,仅能通过一辆汽车,驾驶员握方向盘的手抖动幅度过大,汽车就会撞上水泥柱。团里明确规定:凡是撞到水泥柱的驾驶员,都必须无条件参加复训,领到新的合格证后才能继续上路。  曾经一度,汽车团多辆汽车在水泥柱上碰得稀烂,有人建议推倒柱子,保护汽车。“我们宁愿今天多撞烂几辆汽车,也不能明天在战场上多遇到‘水泥柱’!”就这样,两根让人发憷的水泥柱一直挺立着,成为检验汽车兵技术水准的“铁标尺”。  时光荏苒,两根水泥柱如今已淡出人们的视线,但“技术至上”的理念却深深烙在了每个汽车兵的心坎上。“方向甩得圆、技术过得硬”,也渐渐演变成汽车团官兵的“生存法则”。  然而,就算具备了高超的驾驶技术,也还要面临车况、路况、自然条件、心理因素、身体状况、偶然事件等等各种因素的考验。每一个意料之中的环节,都有可能发生意外之外的意外,死亡时刻威胁着这些年轻的生命。  西藏军区后勤部政委蔡汉银介绍说,迄今为止,整个西藏军区边防物资下送97%的任务仍由该团担任,这些运行路线80%在海拔4000米以上、空气含氧量不足内地的50%、等级公路不足40%、60%公路路面冰冻期长达半年以上,汽车功率下降40%以上。汽车团官兵每年有200多天都在比“迫龙天险”更为艰险的蒙达山、德姆拉山、麻麻沟、曲德贡山等等,翻雪山、趟冰河,搏风雪、斗严寒,战缺氧、抗疲劳。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鲁朗到中坝”,因为这条从鲁朗到中坝的路上,有着让人胆寒的迫龙天险。  1967年9月21日,这个团40台车给某团运送冬囤粮。行至迫龙坡,一股10余米高的浪头,顺冲沟奔袭而下。瞬间,行驶在冲沟口的6台车被浪口卷下了近百余深的河谷中,公路全部坍塌,9名官兵牺牲。  1988年10月,志愿兵老王也是相同的原因牺牲在迫龙坡,遗体都没找到;2009年5月,运油营32台车执行古井运油任务返回途经迫龙坡,突遇山体滑坡,指导员张仁昆当场牺牲。  就是这个迫龙天险,先后夺去了十余位汽车兵的年轻生命。然而,每当有执行这条线的任务,战士们都争着去。  “余中强、唐小平……第20任团长施勇来看你们了。”2010年9月,刚刚被提任为该团团长的施勇,趟任务就走上了这条线。在迫龙坡,他面对河谷,逐一喊着牺牲在这里的每位烈士的名字。后来,每当该团的车辆行至这里,都会停下来,喇叭齐鸣,将香烟、水果、酒……抛向百米深谷。  60年来,某汽车团有600多名官兵因公致残,247名官兵献出了生命。247名烈士,这个团是和平年代、非战争牺牲人数多的团队。  “上车能驾驶,下车能战斗”,是汽车团的两只拳头。  “从世界近几场局部战争来看,打击敌后勤补给成为越来越重要的战术手段。”年度战术室内推演,团政委吴国华总是反复强调一个观点,“后勤保障运输分队提高战备意识和战斗力水平,就是提升保障能力。”  为确保车辆随时开得动、拉得出、供得上,团里要求驾驶员在各种复杂道路条件下,不仅能独立执勤,而且要学会一、二级保养,了解三级保养项目。官兵在途中干什么就练什么,遇到什么就学什么。比如,运汽油就学防火知识,送人员就学乘车规定,通过城镇就学交通规则,翻越高山就熟悉山路驾驶要领,在冰雪、雨雾天和泥泞道上行车就练防滑课目……  2006年7月,拉萨市西郊某综合训练场,西藏军区后勤专业兵大比武拉开帷幕。  由汽车团上士王善兵等10名驾驶员驾驶的东风教练车呼啸而来,过单边桥、涉深水坑,汽车在45度的斜坡搓板路上颠簸,车身严重倾斜,现场观摩人员手心都沁出了热汗,但驾驶员小周却镇定自若,来回转动方向盘,物资毫发未损。  汽车原地掉头是个高难课目,把握不准就会人仰车翻。只见士官李平静驾驶汽车以100迈的速度向主席台方向驶来,松油门,踩刹车,打方向,一气呵成,汽车在原地旋转了180度。  在这次比武活动中,汽车团官兵以精湛的技术夺得汽车驾驶、修理和特技表演等4项。  恶劣的天气天候、复杂的社会环境、繁重的运输任务、充满死亡威胁的路,时刻在考验着驻藏汽车兵们。而他们,却是越挫越坚韧、越战越英勇、越苦越乐观、越险越向前。  团长施勇当兵时就在这个团,当了两年修理战士后,他考到天津读军校,毕业后回到团里,做过排长、连长、参谋长等职。2010年9月,刚刚被提任为团长的施勇,趟任务就走上了为艰险的迫龙坡。  施勇说:“跟边防军人相比,我们的条件好得多了,他们更艰苦。军人是一种特殊的职业,要有意识。我在汽车团18年了,把美好的时光都献给了西藏。我还会坚持下去,继续奉献。”(完)

铝单板厂家直销
百得磁座钻
金属烟盒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