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网络

杜门 第二十七章 泥秽

时间:2020-02-15 20:17:4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杜门 第二十七章 泥秽

幽静碧绿的山谷中,空气显得格外清新,有着浓浓的树木清香味道。

一颗颗参天大树高耸不见其端,绿叶般的新意盎然升起,时不时传来虫子和不知名的鸟叫声,一时风景如画,感觉自己如置身世外桃源,让人翩然忘忧。

“哇,啊...啊!啊!!杜越!!!”

不远处,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喊在这密林丛生的山谷中响起,惊起一大片的飞鸟。

一身破破烂烂的道袍,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少了半截,露出微带着泥垢的手臂,脸上带着惊吓,双腿飞扬,向着这个方向飞奔而来,路上的枝丫不断划过,让本就破烂不堪的衣袍更加丝丝缕缕。

杜越眉头紧皱,额上汗珠密布,身上血气腾腾。

“可惜,还是不行。”他睁开眼道,自从得到破武道经之后,他试了好几次,可是却再也没有刚得到经文时候的明悟之感。

明明就是一样的字,可是却再也明白不了它的意思,之前不经意运转的血气路线也是没了头绪。

被声音打断,他皱了皱眉,有危险了吗?

可这周围应该没有什么危险啊,他排查了一遍,除了......

他不由得捂着鼻子看了看一身泥泞的法若天,“你去哪个小泥潭边了?”

真臭啊...

“呜嗯...”少年的表情,含泪欲泣,幽怨无比,看的杜越不由得鸡皮发毛。

杜越不经意后退几步道,“那里不干净,我之前好像跟你说过...”

“我知道啊,所以去那边方便一下,没想到......”法若天的声音越来越低,甚至有些颤抖。

“嗯,看到了?”杜越打趣问道。

“是的,看到了...”他感觉自己心里已经有阴影了。

“没事,趁着天亮,我陪你去看看吧。”杜越伸了伸腰,看来是休息不成了。

他眯了眯眼,抬头看着顶上已经渐盛的日头。

“啊?还去啊?”法若天有些畏缩不前。

没想到一向自诩为胆大包天,神魔遇之都要避退的法若天也有害怕的时候。

这让杜越不免也有些欣喜和好奇。

“没事,有我在呢,堂堂道爷驱魔打鬼的,你不会是怕了吧?”

“怕?谁说的?道爷我会怕?”似乎不愿堕了名头,法若天强撑了一口气说道。

杜越收拾一下,便带着法若天沿着他刚刚奔来的方向过去。

路倒是挺好找的,因为一路上都是从法若天身上散落的在地上的泥垢,散发一种难闻腐臭的气味。

“你离我远点...待会好好洗一洗。”

“......”

走了没多远,腐臭的气味渐渐浓,当初选择这里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由于这个气味,周边甚少有野怪居留,算的上是一处安然之处。

“咕噜咕噜...”愈近便能听到愈大的咕噜咕噜声,就想是泥潭在呼吸吐气一般,听到这声音,法若天的脚步都变得有些停滞不前了,被杜越瞅了几眼才咬咬牙跟上。

临近,入眼中的是一大片的黑色泥潭,日光到了这里几乎都直射不到。

黑色泥潭不时冒出一个个气泡,发出一声破碎的声音,泥潭上,布着一些腐烂树枝和不知名动物的皮毛。咕噜咕噜上空飘着一些白色的不知名气体。

杜越和法若天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泥潭边某一处泛起密集的气泡,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底下呼吸!

杜越感觉自己的胳膊被拉扯了一下,看了下一旁显得有些紧张的法若天。

那一块的泥潭开始蠕动,向外鼓出一大片一大片的黑水,很显然,有某些东西要出来了。

“噗”的一声,一道泥泞从那里直接扑射了过来,速度有些惊人!

杜越身子一动,便闪到一旁,泥泞射到了不远处的一颗树上,威力到是不大,可是却显得无比恶心。再一看,却发现之前还站着自己后面的法若天早已经离得远远的,避身在一颗大树后。

......

攻击不成,那一片的泥潭猛然震动,震得大地有些微颤,泥潭上水珠跳跃。

隐隐约约似乎听到了一声嘶吼的声音从潭底传来,整个潭面动静变大。

黑泥翻涌间,一个完全由泥泞包裹着的人形怪物冒了出来,嘴里嘶吼着发出不知明的声音,浑身散发了死尸般的恶臭不说,闻之欲吐,还不断向四周喷洒这黑色泥泞。

咦...杜越不由得掩鼻远去,虽然心里知道“泥秽”很恶心可怖,可没想到居然如此恶心。

世间万物皆可成精,此处黑泥潭,不知存在于这个山谷中多少岁月,吞噬过多少生命,渐而久之,便有了一丝一毫的道行,加上...

想到这,杜越沉吟,看着这个人形的东西,这应该是近被吞噬过的一个人,也不知道是尸体还是啥,让这本来毫无能力只能困与这黑泥潭的黑泥怪有了一丝成精的迹象。

想来被吞噬的这个人生前的修为不浅,应该不是被泥秽所杀,而是另有他人。

好在这泥秽终究是低等精怪,产生不了多少神智,只知道吞噬活着的东西,也离不开泥潭多远。

没想到却把法若天吓成那样,一路走来,可是甚少看到。

看着步履蹒跚,艰难向着这边缓慢挪动过来的那一坨黑泥,杜越一时间也是有些犯愁,这拳头?脚?

如果不是想着这黑泥怪里的可能有的某种东西,他甚至都不会过来,只会远远离开,更别说跟他较量一番了。

他捂着鼻子,右手上的戒指闪动了一些莫名光芒,一把长刀出现在他的手上。

长刀古朴无芒,看起来似乎丝毫不起眼,却又隐隐约约显的有些厚重,正是走前,师父放置与戒指中说的一把传于古武的武器,品级应该不是很高,不过也应该够他用了。

内力微微注入,整把刀身划过一道光芒。

刀芒在刀尖吞吐,透着锋利。

“锵!!!”一阵火星冒气,刀劈在人形泥怪身上,只是没入泥垢之中后,却仿佛劈在了一个铁人身上!

“小心...”后方的法若天提醒了一声。

杜越脸色微凝,只见那人形泥怪本来吞吞吐吐的动作突然变得无比快速,仿佛换了一个人一般!

卷起一片泥泞,身影如魅!像是一道风一样刮向杜越!

好快!!!

杜越堪堪闪过,泥秽刮着一道泥风,直直地撞在了一旁的树上,树枝颤动。

好重的力道!!!

之前看到树上的泥泞,还没感觉到什么,现在他好像知道了,也知道法若天为何那么狼狈了。

一击又是不成

,泥秽布满黑色泥泞的面庞对着杜越又是一阵嘶吼,随即又是一记冲撞。

杜越没得法,还是只能闪过一边,转腰对着泥秽的身后又是一式刀劈。

整把刀身都被震的颤栗,轻吟不断。

力道也震得泥秽身上的泥水四射,一些躲避不及都沾染到了身上,无比恶心。

这泥仿佛源源不竭一般,这会都不知道落下了多少,可那泥秽身上好像丝毫不见少的样子。

不行,这刀劈不了,又不能动手,看来只能换个法子了。

“若天,搭把手!我们把这泥秽引远一点。”杜越朝着不远处观望的法若天喊道。

若天刚刚一直都在不远处观望,看到杜越也吃瘪了,心头正喜呢,没想到却被当做了苦力。

这泥秽虽然速度和力量都超乎寻常的惊人,不过还好,智力实在是底下,只知道嘶吼冲撞。

两人一个勾一个引,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它拉离黑泥潭。

似乎是本能在作祟,刚远离没多远,泥秽便欲直接回返黑泥潭的方向,弄得两人又是一阵手忙脚乱。

还好,待杜越找到树藤困住了它的四肢之后,轻松了许多。

这泥秽甚是沉重,还在不断挣扎,两人不知道拖断了多少树藤,才讲它拉到了山谷阳光盛之处。

日光直射,泥秽在日光下不断挣扎嘶吼,声音甚是可怖,鼓起的力道居然直接带飞了一旁的法若天,让他直直的撞在了一旁的树上。

“啊...”听到这句惨叫,应该很疼吧,杜越心里不由得想到。

又见那泥秽身上的泥泞见到阳光之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凝固脱落,似乎是远离了黑泥潭,这会儿也不再有新的黑泥生成。

随着时间的流逝,挣扎也变得愈发无力,,整个身体包裹着灰褐色的泥壳,上面布满了裂痕。

杜越揉了揉肩膀,看着渐渐没了声息的泥秽,又是等了半晌,这才临近。

用刀敲开厚重的泥壳,露出是却是一具男尸,想来便是那泥秽控制了这具男尸,才能拥有如此速度和力量。

男尸的服饰和面容已经模糊不清了,不过很明显服饰不是这个时代的。

难道是古武时代的尸体?杜越不由想到,却不知为何能够保留如此之久都不见多少腐烂,甚至还坚硬如铁。

“打来打去,居然是一句死尸,那个泥秽死了吗?”一旁的若天有些看不下去,辛苦了半天,什么都没得到,还惹得一身臭。

杜越闻言微微一笑,“哪有那么容易死的?”

他眼睛落在男尸紧闭着的嘴唇上,是不是白费功夫,得看接下来的了。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