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

幻境邪狱第六章主灵辅修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1:22:5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第六章?主灵副修  天空并不是像来的冰蓝色  反倒是有一种杂合的苍黄  混混沌沌的感觉  让人有一种苍凉而凄美的滋味  若璃走在街上,巨大的繁华嘈杂声音把他掩埋的一干二净        若璃抱着极其悲惨的感觉走出了房间,按着来的路线走了回去。  【天际?亚特兰蒂斯水之国?繁城】  天空并不是像来的时候的冰蓝色,反倒是有一种杂合的苍黄,混混沌沌的感觉,让人有一种苍凉而凄美的滋味,若璃走在街上,巨大的繁华嘈杂声音把他掩埋的一干二净,每个人在这个时候都有一种悲伤的心情,这种心情仿佛是与生俱来的一般死死地缠绕着心脏,锢的心脏不停地喘息。    他站在人群之中,不停地寻找着那个酒店,一直向前走。  橙红色的大型木头板子被挂在颇有几分古贵的木门上。  上面刻着极其深厚的大字:停靠驿站。  若璃笔直笔直的走了进去。  里面依旧生着炭火,虽有呛人的白烟,但是依旧温馨而舒适,四周棕绿色的窗帘上的花纹简单而朴素,很多的木房中都有这种布料,因为听说这种布料有一种吸热的功能,四周的窗帘并没有拉起来,都被粗麻绳困住挂在墙边。温暖的阳光从四周射进来,有着一种自然地明亮,能扫去所有的阴霾和恐惧。  洛尘正坐在店中老板宝贵和袖珍的藏宝座椅上,凳上的釉色非常的细腻而精致,他骇人的水蓝瞳孔轻轻的闭上,看起来他很享受这个过程,颇有一种浑浑噩噩的睡觉感觉。他的身边放着一杯上好的龙井,清香四溢,充满了这个驿站,凡是来着都嗅着这个味道,四处寻找,这已经是这个小店的茶叶了,他一边闭着眼睛,一边用幻魂把茶杯旁的糕点放入嘴中细细的品尝,悠然自得的滋味。  若璃拖着双脚,极其缓慢而拖沓,仿佛被一个幽灵拖住了一样,整个身体从刚才出来的时候像是脱臼了一般,眼睛里像是有细沙揉进去了一般,发红的瞳孔内狰狞的血丝布满,飘逸的头发本该挡住眼睛斜到脸边,而现在却如同顽童般四处翘起,他哆哆嗦嗦一瘸一拐的走进来,摇摇晃晃的走路让人不禁担心他会不会瞬间倒在地上。    若璃慢慢的走到洛尘面前,洛尘还没有看到。“我回来了。”若璃的声音微乎其微,与其说是在喊洛尘,更像是一种呻吟或者是求救。  洛尘瞬间睁开双眼,刚才的悠闲灰飞烟灭,若璃在他睁开眼睛的眨眼之间,整个人瘫软下去,如同一个被扯了木棍的玩偶一般瘫软。  他可能是刚刚幻魂输出太高了,所以身体的幻魂瞬间没了支撑。  洛尘抱着若璃走上了上面的房间。他的眼神慈祥而温柔,如同看着自己的孩子一般,宽长的暗黑披风拖在地板上,显出闪耀的威严。        窗外是正在咆哮的冰雪,远处的雪山如同一条蜿蜒而行的巨龙一般,那冰雪便是闪耀的龙鳞,这条巨龙一直向前,一望无际,埋没了所有人的视线,埋没了生机、埋没了所有人的希望,所有人必须瞻仰于它,它的耀眼夺人眼目,把所有的目光据为己有。  洛尘入迷的望着这可望不可即的美丽,却又有一丝丝的孤寂,像是在浑浑噩噩的黑夜行走一般,走在黑暗里,当做一个旁观者,看着人世间的善与恶,冷与暖,谎言与欺骗,笑对世态炎凉和尘嚣。  洛尘想起当年他捂着黑面穿梭在每一个黑夜,当他出现的地方,往往鲜血已经布满了一地,如同河流一般的血液司空见惯后仿佛已经冷血。  他浅浅笑。倾国倾城。  黑夜笼罩,是悲伤的前夕。  ——在黑夜里,他是孤独的骑士。    【天际?冥界花篱?人狱?黑梦】  黑暗的气息挥之不去像是粘稠的糖一般。  “上次若璃除掉了没有?”  “没有。”  “怎么失败的?”  “不知道,没有看到是谁使用的幻术。”  “难道是洛尘?”  “属下不知。”  “滚!”他的声音刚硬而清脆,不屑一顾。  “是。”    【天际?亚特兰蒂斯水之国?繁城?停靠驿站】  若璃的意识渐渐清晰起来,整个画面在他的脑海里摇晃着,他的神情恍恍惚惚,有一种如梦初醒的感觉,他尽力的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情,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就像是从梦境中度过一般,现在的他只感觉自己要死了一样,瞳孔仿佛有无数的蚂蚁在里面蠢蠢欲动一样一样沸腾着,眼眶仿佛只是一个虚幻的框架,没有真实感。  洛尘其实早已感受到这个若璃的重要性,各种事情已经很明显的说明了这个问题,尽管洛尘是王仆,但是自己依旧不能知道这个秘密是什么,既然这件事情很重要当然会有人来参与到这件事情当中,当然,既然有人来,当然会有人来灭掉他,达到自己的某些欲望。像在繁城时候的那个人便是的证明,这早已说明现在出现了敌人,而且这些敌人是想要把他置于死地。  洛尘的神经如同玄铁丝条绷得一般紧,眉宇之间透着一种瘆人的血意,仿佛又像苍凉的落叶一般,他不敢想象,或者说也是难以想象,若璃才到幻界几天而已却又要惹来杀身之祸,这种似乎与自投罗网没什么区别的走动,却是若璃必须要走过的路。他现在就是一只迷途的羔羊等待  他的眼前浮现了。  骇人的锋影。无力的尸体。还有那响彻云霄惊天动地的嘶吼。    洛尘轻轻闭上眼睛,安详的像是昏昏沉睡过去的一般,因为他知道真正翻天覆地,毁天灭地,遮天蔽日,昏天暗地的日子马上就要来到,他也想逃避,每天都在想,日日夜夜的想,想的入迷,如果真的可以一睡了之,逃避下一场血光之灾,他愿意舍去许多的东西。然后沉睡过去。  他的眼前突然出现许多可爱的飞鸟,它们追随着光线一路飞去,齐刷刷的撞入火舌之中,金黄的火焰融化着那些鸟类,它狰狞无比,像是一个可怖的禽兽,诡谲的微笑吞噬着它们,它们却至死不渝视死如归。    洛尘的视线从窗外寂冷飘零的雪花被拉回到苏醒的若璃身上。  “你怎么样了。”  “怎么说呢?……”若璃看起来有几分憔悴。他用力的拍打着自己的脑袋,仿佛没有知觉一般,“就是……像是死了一次一样,然后又复活了。”若璃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确实是装模作样,不对,是一脸正经。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却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自己打自己的脸。而且打得还很过瘾。  “哦?你过去死过么?你竟然知道死是什么感觉,你告诉我是什么感觉?”洛尘干脆跟着他一起伪下去。装模作样的表情突然让若璃一时语塞半晌,“啧。”他砸吧了一下嘴巴,“对了,我拿回来的那把破刀咧?破刀咧?”若璃四处寻找着,满是焦急的表情,相对于洛尘却淡定的多,他幽幽的眼神忽闪忽闪的,仿佛是海蓝万里天空中的一枚闪星。他把视线一摆,正好摆到放在楠木桌子的刀上。准确的说,那并不像一把刀,反而更像是一把弩的形状,但是所有的东西都去除了,只有一个尖锐的刀刃,看起来很干净和简单,鬼斧神工的是,它与别的刀有一个非常大的区别,就是在刀柄的位置上面两三寸的位子,有一个向外延伸的洞,像是……缺一个部件镶嵌在上面,尖锐的刀锋上藏匿着一种不同寻常甚至诡异的神秘感,薄薄的刀片上闪动着波光涟漪,如同大海上翻涌澎湃巨浪后的尾声,刀片的切割无与伦比,凹凸有致,浅浅的海蓝光芒萦绕现在上面,如同一颗孤星在里面停留。黑色液体像是鱼一般在里面四处的游动,放出幽幽的暗黑。透明的可以看到。    迷雪的光芒照在刀上,放出迷幻诱惑的荧光。  洛尘对于这样的一把刀并不激动,因为每一把幻器的都有不同的特征,他并不觉得这把刀有多么的厉害,相反,他和若璃一样,这把刀并不是很出众,跟其他绚丽华贵的幻器看起来有几分失色,甚至说有点寒酸。  “你没有受伤么?”洛尘突然想起来这个问题,一般进去的幻术师要么就留在里面,要么就是伤痕累累苟延残喘的出来,但是眼前的若璃完整的像个刚出生的婴孩。    “受伤?什么受伤啊?我一进去就睡着了,然后拿了这把烂刀就回来了啊。”  若璃的眼睛就像是挂在门外的红灯笼一样,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他听不懂洛尘说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洛尘怎么也想不到若璃已经到了这么让人神魂颠倒的地步,他身上的秘密多的满天都是。  “你想一想你看到想到了什么?”若璃的脑海中不停地寻找着那重要的片段,混沌的片段交错融合,零零星星的记忆犹存,所有的记忆就像是一块透明的水晶,从小时候在面馆当小二,到认识洛尘,然后捕捉幻兽,然后…    那块透明的记忆水晶啪嗒一下碎了。  残忍的摔碎了一地。  当若璃在捡起来拼凑起来后却发现珍贵重要的一块丢了就像被别人捡走了一样。  “想不起来。”若璃说的果断而清脆,没一点犹豫,炯炯有神的双眼向上翻着,想要想起。  “真想不出?”  “想不出。”若璃一边搓着双鬓,一边极力回忆着。  “那你还记得你进的那个小房间么?”洛尘想抓住线索的尾巴,一点一点的获得秘密。  至少洛尘现在更加明确自己的直觉,虽然现在没有线索。  “那倒是记得。”若璃不停地砸吧嘴唇,打了个哈气。  “你知道那个房间多么危险么?一般没人能够完整出来,要么是死在里面,要么苟延残喘,里面那种叫做【魂灵】的半人类幻兽能够束缚住幻魂,一般没有灵巧极速的闪躲,不断地闪避他的攻击,不然就会被他束缚,然后被它不停地噬魂,被它侵蚀的一分幻魂也没有,死在里面。这种魂灵都是以吞噬幻魂不停地来提高自己幻魂等级的。”洛尘的面容像是亚特兰蒂斯常年不化的万里积雪一样的冰冷,却有几分红颜的眼中的温柔,像是清凉的潺潺河水一般流露出来。    “就那些个幽灵吧?起初我还害怕兮兮的,我不知道怎么就昏了。然后我就起来了,反正什么都没有了!?”若璃嗓门歇斯底里,像是一个冤枉又无辜的孩子。  到现在洛尘虽然知道若璃很神秘,神秘的有几分让人不敢遐想。  他认为若璃会受伤。  但是他错了。  若璃比他想象的更加诡异甚至到变态,甚至超越他。    【天际?亚特兰蒂斯水之国?地下灵木?封印冰室】  寂静稀薄的空气中有几分躁动,让人有几分欲望的狂热。  青铜贤者的手无意间抽动了一下,像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启发。  他的神色无比的惊讶。如同被人惊吓住了一般。    作为亚特兰蒂斯的代表的实力他会被吓着。  他迅速的回复好神态,从环绕着彩虹炫丽的祭台上迅速的站起来,烈焰冰丝袍让他显得有一种残忍而冷酷的高调,让他的对手肃然起立。或许在这个天际并没有他的敌人,真正能跟他与之为敌的或许只是不见天日的其他四国的青铜贤者,他们都是的幻术师,所有的幻术以他们为起点,他们是核心的人物,一个国家的生与死都是在他们的手上掌握,他们是刀尖上不断舞蹈的幻术师,只要一不小心便会死无葬身之地。  他举起庞大而沉重的幻器,虽然过去的阅读禁书后的幻术光芒已经缓缓消逝,但还是能看的出当年的风光无限和辉煌。黄金的荧光在法杖顶端的冠冕上闪烁着华贵迷人的色彩。  他的把法杖的顶端向地上沉重的砸去,巨大的幻魂能量爆发出来席卷了这个冰室,几乎要把房间顶出去到九霄云外,刺眼强大的成批大量的电流从冠冕的结晶之处蔓延出来,密密麻麻的电流如同狂暴的河流一般往外传送着。  如同河流一般。    【天际?亚特兰蒂斯水之国?繁城?停靠驿站】  “你说为什么我的那个幻器就那么的烂啊?有没有退还的啊?太丑了。除了那几个大字还怪好看的,其他的都难看。”若璃的眼睛上的睫毛格外的诱人,一闪闪的。  “这个我也不知道。”洛尘也觉得不可思议,他看过无数的幻器,却没有看过这么平俗的幻器,没有华丽的颜色,但是有锋利的刃。  “这个并不是你我能够左右的,进入了死神的试炼,它是以你的杀敌和幻术技巧来给你配备适合你的幻器的,为什么会给你这个。我也不知道。”洛尘一脸的事不关己,看着像是幸灾乐祸,让若璃有一种想打他的感觉。    ——你的使命到了。    魂魄般的幽深声音从洛尘的心脏的深处传来,这是青铜贤者对他的召唤。  这种声音几分的僵硬。  “你先不要动,我有点事情,就在外面,马上来。”  洛尘从背后的口袋中掏出一面看似普通的明镜,只不过是碧绿色的,像是原始森林的自然,镜面很干净,像是一抹翠绿的雪,倒映出洛尘的瞳孔。  上面出现了几排小小的字迹,很整齐:  所有王仆带上命徒到达布拉克火之国的渊迹地带的上方。  禽渊冲破试炼室,正在苏醒,天际危难即将降临。    【天际?亚特兰蒂斯水之国?中心建筑】  花残正悠然自得的坐在由黄金打造的座椅上,慢慢的批阅着来自水之国各地的幻术成熟程度的牛皮书,旁边站着两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尤物正在面带笑容的闪动着宽大的扇子,扇子的顶端有着一枚由亚特兰蒂斯水之国熟练的巧匠所切割的宝石,据说是九千九百九十九可以看见里面如游丝般的闪光的宝石熔炼所成,光切面就画上了五年的功夫。整个大厅的夺人眼球光芒几乎能够遮天蔽日。  花残也受到了青铜贤者的提示。  他的瞳孔中浮现出干净明了的字迹。    “青铜贤者还真是麻烦,什么事情还非要所有的王仆一起来干,唉。”  ——花残一脸事不关己的傲气样,但是他并不是胸无点墨的自大。    【天际?亚特兰蒂斯水之国?繁城?停靠驿站】  洛尘狭长而深厚的浓眉如同一道瞬间裂开的深沟一般,抑制住了自己的炙热和躁动,浑浊不堪的双眼像是被涂抹了一笔浓郁的水墨一般,久久难以散开。 共 695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精囊囊肿治疗方式那些较为有效
昆明好的治癫痫专科医院
产生癫痫病的病因有哪些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网球 微信小程序 开发工具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