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

伶人外传四李存勖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2:07:4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同光三年春,李存勖发兵讨伐魏博叛军。沿途传来消息,李嗣源率领魏博叛军已经攻占了开封城,回报探马,接踵而至。近卫亲军,人心惶惶。又值春雨淋漓,道路泥泞不堪,军中彼此相传,庄宗气数已尽,相率逃叛者有半数以上。想当初,庄宗李存勖刚刚继承晋王王位,身负国耻家仇,白马银枪,奋发进取,破柏梁,战夹寨,袭汴梁,终于草创后唐天下,神武盖世,自古少有。奈何今天众叛亲离,计无所出,神情沮丧!行军到汴梁近地万胜镇,李存勖看见兵员锐减,无有斗志,在马上叫道:  “朕之心腹善友何在?”  我连忙匍匐李存勖马前,应道:“陛下有何吩咐?”  李存勖满眼凄凉:“朕记得从洛阳来时,在军中向前望不见军队之头,向后望不见军队之尾,旗帜鲜明,兵甲曜日,怎么这两天士兵零零落落,满脸愁怨,哪里是从前的虎罴之师!你去检点检点,将兵员数目报与朕知晓!”  我不知是告诉他真相,还是向他撒谎,吞吞吐吐说道:“刚才我已经派人清点过,只剩下不到……”  李存勖皱紧眉头:“还剩多少?”  我自己也凄惶了:“只剩下不到……”  皇帝咆哮道:“快说!”  我赶忙回答道:“只剩下不到五千人马!”  李存勖瞠目结舌:“五……五千人马?”  我说:“陛下不必过度忧虑。陛下是天下的皇上,万民之主,一呼必定百应。我们暂且回洛阳,重整旗鼓后,再来讨伐魏博叛军。”  李存勖无奈道:“来时两万五千骑兵,如今剩下不到五千人!”长叹一声,“吾不济矣!”只得调转马头,传令撤军。  回来洛阳路上,又不知逃散了多少兵丁。李存勖看了,愈加凄惶。前面隐隐约约一个小山丘,草才萌芽,树未引枝,石碑累累半埋土中,走卒来报说是一个荒冢。李存勖引马踱到冢上,吩咐摆下酒案胡床。我打着青罗盖,他饮着骑驴酒。苦雨凄风,孤鸿悲鸣。两盏之后,兴致牢落,他指着杯中酒问我道:  “你知道这叫什么酒?”  平常与他在宫中斗鸡走狗,宫商羽角,我怎么不知道这酒唤作什么名字!于是回答道:“这酒叫做骑驴酒,也叫做鹤觞。传说这酒发明者名字叫白堕。有个商人外出经商,遭遇强盗半路抢劫,盗贼闻到商人驴上布袋里酒香四溢,口水津津,迫不及待取来喝,不想越喝越想喝,以至于烂醉如泥,行走不得,被官差全部抓获。因此游侠中流传着一句话,叫做‘不畏张弓拔刀,唯畏白堕春醪’。”  李存勖听罢,愀然不乐,不断念诵着:“不畏张弓拔刀,惟畏白堕春醪。”一面念,一面不住摇头叹息,说道:“这‘不畏张弓拔刀,惟畏白堕春醪’说的不就是朕吗?是朕荒于政事,以至于奸臣扰乱朝纲,才落到今天这番田地!”  正在嗟叹不已,荒冢下有兵丁来报道说,有个老翁要进献熟鸡一只。须臾,一个戴着破毡笠的六旬老人趿着一双沾满泥巴的破棉鞋,用土缶端着一只煮烂的公鸡放在案子上。人心离散之际,能看到这样一位忠心皇室的老者,李存勖不啻天大之喜,叫来内库史张容哥,赏赐老者一件白玉壶。老者推辞不要。  李存勖说道:“老丈不爱金银,莫非想封官做侯?”  老者说道:“老朽原先是潞州人氏,乃是陛下乡里。潞州叛乱之后,逃难在此。武皇当年披荆棘,冒矢石,身先士卒,以尺寸之地,奠定后唐基业。晋阳、潞州百姓感戴武皇恩德,人人思欲报效陛下,只恨无缘以进。今日只鸡斗酒,本表老朽拳拳之心,哪里想要陛下赏赐金银、官爵!万望陛下以家国为念,保重龙体,重振神威,扫荡叛军,以慰武皇在天之灵。”  李存勖听了,在胡床上站起身来,独立风雨中,看浮云万里,久久沉吟不语。问老者说:“这荒冢可有名字?”  老者回答说:“启奏陛下,乡里相传,此地叫做‘愁台’。”  李存勖十分不乐道:“朕本就忧愁不乐,那堪凄风苦雨。如今此地又叫做愁台,岂非天意!”于是罢酒离去。  凄凄惶惶走了一程,期间兵丁逃跑的消息不绝于耳。李存勖见余下将士受冻挨饿,心中不忍,叫过来张容哥,说道:“将士行走一日,又冷又饿,朕心何安!你查点随军物资,酌情赏赐众军。”  以为赏赐可以收买人心,哪知道众军俱都愤愤不平,喧嚷道:“陛下赏赐太晚,俺们家中老婆儿女早已饿死多时!谁也不会感戴皇上恩德!”  李存勖听了愕然不语,唏嘘感叹。  张容哥回来禀告道:“金银财帛赏赐已尽!”  李存勖身边卫士听了张容哥的话,怒不可揭,以为皇帝今日沦落至此全都是张容哥和刘皇后祸乱宫中,才导致天下乱兵四起;纷纷掣刀舞剑,举戈横枪,大声喧呼要杀死张容哥。李存勖慌忙拦住众军,分解道:“且看在朕面上,饶恕他性命!”后来张容哥害怕被众军乱刀分尸,跳河自尽了。  迤逦来到洛阳城外石桥边,看着地上春景颓败,听着空中寒鸦寮唳不断,李存勖勒马对我说道:“朕心中烦闷不已,你去安排酒盏,让朕借酒消愁一把!”  酒食准备停当。李存勖一面饮酒,一面悲悲啼啼,哪里还是从前那个叱诧风云的英雄豪杰,简直就是儿女之态!我还记得三年前决计背水一战,袭取汴梁时他说的那番话,“大丈夫得则为王,失则为虏,行计决矣!”  “事之成败在此一举,若其不济,当聚我家于魏宫而焚之!”那年风采,何其壮哉!古人说玩物丧志,一字不差!三年的酒池肉林,歌衫舞袖,早已磨灭了他的雄心壮志,坐在眼前的这个李天下,和那些失势后的富家子弟,有何分别!而我得蒙皇帝赏识,擢用为洛阳五坊鹰坊伶官,不能早日劝他防微杜渐,至于今天回天无术,我之罪恶,莫此为大,千百年后,又不知道那些史臣们,将如何评定我们这些演戏、唱曲儿的伶人?  李存勖对殿前都指挥使符彦卿说道:“魏州乱离,寇盗峰起,总管李嗣源率军叛变。你们跟随我多年,患难与共,富贵相当,现在国家形势危急,你们正该献谋献策。可是一个个默默无言,坐观成败,你们难道问心无愧?”  符彦卿慌忙跪倒在地,说道:“我本是小人,赖陛下抚养,位及将相。如今为难之际,不能立功报效,即使身死九泉,也无法塞责。请陛下给予我等以观后效之机会,报答国恩!”  当时皇帝身边,连带我在内百余名侍卫将士,一起拔出长刀,截断头发,弃置于地,发誓至死效忠皇帝。誓罢,又一起相顾悲号。  李存勖问我道:“善友,如今你还能抚琴吗?”  我含泪说道:“陛下想弹什么曲子?”  李存勖道:“你还记得那首朕写的《如梦令》吗?”  我答道:“就是洛阳黄发垂髫也知道唱陛下的《如梦令》。”  李存勖喜道:“好!好!好!你抚琴,朕唱曲儿。”  琴是我随身一直带着的,取来摆放在酒桌子上,弹起来。于是皇帝唱道:“曾记桃园深洞,一曲清歌舞凤。长记欲别时,和泪出门相送。如梦,如梦,残月落花烟重。”一面唱一面兀自泪流不止。  曲儿先是缠缠绵绵好似儿女呢喃之语,转而激昂慷慨,仿佛千万勇士,奔赴敌阵,继而又轻徐悠远,有如暮云飘万里,飞絮搅清冥。即使久经沙场铁石心肠的莽夫勇士,也都深受感染,仿佛置冰炭于肠中,不知不觉一起跟着唱了,反反复复低回婉转。  二  刚上完早朝的李存勖回后宫用午膳。前一天,他刚检阅了洛阳城中蕃汉马步军,现在从驾军驻扎在宣仁门外,蕃汉马步军总管朱守殷带领骑兵驻扎在五凤门外北邙山茂林中,只等明天誓师大会后,出征开封。李存勖在用御膳期间,也是忧心忡忡,对刘皇后说道:  “刚才早朝,有大臣建议朕取后宫宝库犒赏三军……”  话未说完,刘皇后就满脸委屈道:“大臣议论我积聚大量金银宝贝,不愿捐出犒赏三军,不是一回两回的事情了。我宫中底细,陛下还不清楚吗?大臣空穴来风,编出子虚乌有的话头,分明是想离间我们夫妻关系。如果非得让我捐钱做军饷,我头上这几根钗鬟,皇帝陛下全部拿去好了!”使了性子,就从头上拔下钗、鬟、簪子、花钿,一股脑儿撒在桌子上,“如今我身上值钱的就这些儿东西,皇帝陛下都拿去吧!如果不够犒军,宫中还有两个不到五岁的皇儿,陛下也一起拿去!”说着,哭哭啼啼。  别的嫔妃我不知道,可刘皇后的底细我是一清二楚。自从同光元年李存勖登基皇位,三年来,她不知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她宫中的小金库抵得过整个后唐王朝半年税收。现在丈夫有难,做妻子的不救丈夫之急,我心中着实有气,便挺身而出,与刘皇后争辩。皇后气急败坏,扬起手在我脸上掴了个耳光,骂道:  “你无非是个供人使唤取乐的伶人,胆敢以下犯上,和皇后分庭抗礼,是何居心!来人哪!”  李存勖止住道:“善友也是为朕着想,何必出手打人!”  刘皇后指着李存勖就骂起来:“怪不得别人都说你是个戏子皇帝。你当戏子得了,做什么皇帝!看你哪里有一些皇帝的样儿!”  骂骂咧咧进里面去了。  刘皇后走后,李存勖更加烦恼,取酒自饮自酌,忽然停杯问我道:“善友,太子征蜀大军收到旨意,班师回朝了吗?”  我侍立旁边禀道:“据回人报告,太子已经在回京路上。”  李存勖把希望都寄托在太子的征蜀大军上,关切问道:“如今到何处了?”  我说:“大约十日之后,先锋队就到京城。咱们要不要等太子回京再商议进讨魏博叛军事宜?”  李存勖转而忧虑道:“还要十日……还要十日…..等不及了,汴梁到洛阳只有三日路程。你去再发一道指令,催促太子倍道赶赴京城,商讨平叛魏博大计。”  此时,一个小黄门急急忙忙跑进来,战战兢兢道:“禀告皇上,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郭从谦在兴教门拥军作乱,已有无数乱军逾墙杀进宫内!”  李存勖不仅愤恨,更是不解道:“郭从谦本也一个伶人,朕待他不薄,他为何反朕?”  我从旁答道:“郭从谦拜郭从韬为义父,他定是怀恨皇上诛杀郭从韬,所以才佣兵作乱。”  李存勖自言自笑道:“郭从韬被诛杀,朕也后悔。然而毕竟覆水难收。可是郭从谦本是一个有罪伶人,朕提拔他为马步直指挥使,他竟然也反朕!唉,天下事可知矣!”  此时,李存勖皇弟李存渥、大将军何福进、殿前都指挥使符彦卿带领百十个侍卫亲军进来护驾。他们个个戴盔贯甲,抽刀露刃,面色凝重。  李存勖振作精神,将酒一泼,大喝一声:“取我披挂银枪来!”  我拿了我的毒丈夫,跟在李存勖后面,杀出兴教门来。李存勖虽然三年来大都扮演着伶人、猎手的角色,可一拿起那杆曾经横扫天下的银枪,左格右挡,前刺后挑,又找到了当初的影子,没一阵功夫已杀死几十名叛军,将逾越兴教门的叛军全部赶了出去。清点人数,只剩下何福进、符彦卿、李存渥等二十几个亲兵而已。如果叛军再越过城门,恐怕就难以支挡了。危难关头,李存勖解下一块羊脂玉佩交给我,殷切说道:  “善友,你拿着这块玉佩,从宫城掖门出去,到五凤门外北邙山下找到朱守殷朱总管,让他立即发兵来宫城护驾,进剿郭从谦叛军。”  我不忍分别,流泪道:“陛下可另差勇士去找朱总管,善友誓死守护陛下左右,与陛下共进退!”  李存勖也流泪道:“这干系重大,如今除了你,别人朕都信不过。你务必劝说朱总管搬来救兵,朕一家性命全在你一人身上!”  我在李存勖膝下磕了三个响头,骑上照夜狮子马,说道:“我此去一定搬来救兵,皇上珍重!”勒转马头,流星般赶出宫城,直奔北邙山。  三  洛阳城中已是盗贼横行,商铺、民宅惨遭劫掠,哀声喧天,火光四起。我一把毒丈夫砍出城郭外,直砍到血染征袍、马如浴血。出得城来,攒马奔行了十里远近,前面营盘累累,胡笳声声,人马嘈杂,正是朱守殷驻军。心中一喜,又快马加鞭。忽然刺斜里闪出一队人马来,马上人盔甲映日,喝道:  “什么人,擅闯军营!”  说未了,一行人刀枪剑戟团团将我围住。  我急忙说道:“我是皇上身边伶官善友,如今郭从谦在兴教门作乱,皇上传旨命朱总管进城护驾平叛!”  他们似信非信,去了我刀,牵了我马,带我到一营帐中等候朱守殷。半个时辰后,朱守殷才姗姗来见。进了帐内,看见我,喜笑颜开道:  “皇上命我朱守殷驻军北邙山,等明日从驾出征讨伐魏博叛军。我未敢有所疏忽,刚才检点蕃汉骑兵,责善战备,以期明日皇上一声号令,便杀奔汴梁。所以怠慢善将军者,万望将军见谅见谅!来人啊,摆酒款待善将军!”  我止住道:“朱总管且慢设宴!如今皇上被郭从谦率叛军围在宫城,情势千钧一发!希望朱总管立即发兵入城平叛。皇上无虞,朱总管则当居首功,到时必定加官进爵,彪炳青史,此乃不世之功劳也!请朱总管莫要稽迟,立即率蕃汉骑兵入城!”  朱守殷沉吟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我奉旨驻军北邙山,非有皇上旨意不敢轻举妄动。善将军说宫城有变,我如何至今未收到一丝一毫消息?倘若我擅自动兵,军心一变,皇上怪罪下来,我就是有十个脑袋,也担当不起!”  我取出皇上的玉佩,递给他看,说道:“这是皇上所带玉佩,它可以证明我所言非虚。”  朱守殷把过玉佩,翻来覆去看了又看,想了又想,说道:“皇上宠信你们伶人,天下皆知。你又怎能让我相信,这不是你拿着皇上过去赏赐的宝物,伪传圣旨,扰乱军心?此事非同小可,还要从长计议。”随即叫来一名军校,吩咐道:“你带几名士兵,去洛阳城打听清楚,看事实可如善将军所说?” 共 808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医院哪好
云南好的专治癫痫医院
为什么会患上癫痫疾病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西甲 电脑抽奖小程序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