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雅韵个开蛤蟆车回乡的人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7:50:0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春末的某个下午,春寒料峭。  破旧、简陋的祥云桥街早已被田心町那一望无垠的碧靑麦田紧紧地揽在怀中。  古老的三拱祥云石桥迎着微微的寒风静静地卧在祥云江上,碧青的江水泛起了层层涟漪,悄无声息地向南流去。  “嘀嘀,嘀嘀,嘀嘀----”一辆黑色的蛤蟆车行驶在那条横穿田心町的太白公路上。  蛤蟆车驶上了祥云古石桥,犹如一个醉汉左揺右晃地向祥云桥的青石板街开去。  “蛤蟆车嘞,蛤蟆车嘞,蛤蟆车嘞----”不知道从何处冒出了一群衣衫褴褛的孩子尾随其后,手舞足蹈地叫着喊着。  蛤蟆车开到青石街那家曾经的卖饺儿的铺子门前停下了。  一个西装革履、油头粉面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他中等个子,国字脸,剑眉大眼,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鏡,俨然一位儒商。他就是前几年携家人神秘失踪的靑石街人谭葛。紧跟其后的是一位衣着时髦、烫发高跟鞋、穿金戴银、提着名贵坤包的,有几分姿色、有几分妖冶之气年轻女子,径直进了那家曾经的饺儿铺---谭葛叔父、村支书的家。  谭葛衣锦还乡了,这令祥云桥的人都认为并坚信谭葛在外发达了。有人说,谭葛的富有可与民国时期的祥云桥首富晓胡子比肩;还有人说,晓胡子根本无法与他可比,当年晓胡子坐的是马车,而他开的是蛤蟆车。谭姓人家更是引之为豪:“当年祥云桥个坐包车的是当过县委书记的谭姓人,而今祥云桥个开蛤蟆车回乡还是我们谭姓人葛俫仔。“  当晚,谭葛驾香车携美人、荣归故里的消息便不胫而走。  第二天,那辆载着年轻女子的黑色蛤蟆车摇揺晃晃出现在祥云桥街上。蛤蟆车所到之处就会引来人们的驻足观望和议论。那蛤蟆车到过镇政府,去过信用社,开进了当年“运输大王”唐琏的院子里。  那几天,谭葛便成了祥云桥街上人们话题的中心,他当年的亊又勾起了乡邻的回忆,他那在外发达的传闻,从祥云桥街上迅速传遍了十里八乡。  当年,在祥云桥区谭葛也是一个知名人物。那时私有企业刚起步,党和政府为私有企业的发展创造了越的环境--无息贷款,低价划拨厂址。当时,为响应上级大兴私有企业的号召,祥云桥区政府隆重推出了私有经济“十大王“。谭葛因为办了一个塑胶作坊专做塑胶鞋、塑胶灰桶等,也被区政府、企业办加冕为“塑胶大王”。之后,他以无息贷款低价购得了二十几亩的土地准备新建厂房。可是,厂房还没奠基,土地就易主了。因为产品单一,缺乏市场竞争力,加之管理不善,而倒闭。从此,谭葛夫妻迷上了赌博,为还巨额赌债,不得已把土地原价推给了“钢铁大王”玢琏,还了赌债后,举家从祥云桥“蒸发”了。不到半年就有消息传来,谭葛去了云南并且发了财。这次回乡后乡亲们才从他自己的口中得到确切的信息:这几年,谭葛在云南开矿发达了,创立了湘滇矿业有限公司,自任董事长兼总经理,身价早已过亿。那年轻的女子就是他的助手。这次回乡就是为了寻找合作伙伴,吸纳更多的资金,把公司办得更大更强。  半个月后,谭葛开着那辆蛤蟆车载着那个年轻女子,在镇党政领导、信用社主任、唐琏等一行人的欢送下,缓缓开上祥云桥,然后突然加速,一溜烟过处,便在人们的视线里消逝了。  一年过去了,信用社主任盼星星盼月亮似的,都沒有盼到谭葛的湘滇矿业公司还来的贷款利息。唐琏望眼欲穿也没有望到那十万元股份红利。原来,那次谭葛回乡游说了信用社主任,以回扣百分之三十的利诱贷得了三百万元;以入股分红的许诺让唐琏投了五十万元,并答应每年分红五万。  后来,信用社主任亲自飞抵云南,找到了湘滇矿业公司,那里已是人去楼空。当地人告诉他们,湘滇矿业公司其实根本就是一个皮包公司,他们没有矿井,更沒有矿工,半年前就没有人来办公了。听说,那个谭葛抛下妻儿与自己的女助理去了缅甸开超市去了。  信用社主任闻后,脸色惨白,便问:“他不是有一辆黑色宝马吗?”“那宝马是租的。”回到祥云桥后,信用社主任把在云南获得的信息告诉了唐琏。唐琏大骂:“葛徕野崽狗日的,狗婊子养的,把我骗惨了!要是见到他了,我要是不一刀捅进他的心囗凼,等铁锈长到三寸厚才扯出来,就是通世界人的崽!”唐琏到了这个时机,也只能骂骂,出出怨气而已。  后来,毎逢村干部来收农业税及各种摊派款时,唐琏一概拒交,并对村支书说:“我有五十万在你侄儿葛俫那里,要交的款你找他要去,不要烦我!”谭支书无言以对。就这样,唐琏一家七囗近十年沒交一分农业税和摊派款。  二十一世纪初期春末的某个下午,依然春寒料峭。  那揽祥云桥街于怀中的无垠的碧青麦田早已不见踪影了,被几条矗立着一幢幢有着现代气息的小洋楼街道占据了。  谭葛又回祥云桥了!不过,这次不是自驾着蛤蟆车,而是他的妻儿匿带着他的骨灰盒坐火车乘客车回来的----谭葛在滇得了怪病客死异乡了。  原来,谭葛与女助理没去缅甸,在中缅边境就落了脚。不久,便跟当地人合股开了一家超市,生意火爆,日进斗金。后因分利发生争执,当地人退出,超市全部转让给谭葛。后来谭葛不知患了什么病,医院也查不出病因,无法对症下药,不到三个月就病情加重了。某一天,女助理人说要去进一趟货,可这一去,犹如泥牛如海。谭葛去银行一查,七十万巨款已被她取走。谭葛只让元配回到超市。春末,谭葛骨瘦如柴,腹部却胀鼓鼓的,终于卧床不起了。某一天,周身疼痛,骨子奇痒紧紧折腾了一个通宵,他硬是睁着双眼,离开了人世,遗体就地火化。就这样,谭葛一家回到了祥云桥。  按照常理,像谭葛这样的大老板身后亊应该会大操大办的。可是出乎人的意料,丧亊特别冷清,灵柩在家仅放三天,虽是开堂摆酒,但沒有渔鼓闹丧堂,更沒有龙狮队接外家人。出丧那天,只有几把唢吶和一个盘鼓队和一支西乐队,气氛是那么凄凉。这在祥云桥镇已是冷清的出殡仪式了,与当年谭葛驾香车携美人还乡的情形相比,落差是多么大呀!据街上几个消息灵通人士说,谭葛早已不是什么大老板了,身边沒有几个钱。就是这次回家办丧事的费用都是兄弟姐妹及族人筹募的。谭葛究竟是身无分文,还是家藏万贯,除家人之外,对祥云桥的人来说,就是一个无法解开的谜。  虽然祥云桥人送走了谭葛,但因他之死掀起的波浪的余澜并未消失。  对谭葛之死,祥云桥的老江湖汉徕瘸子人认为,谭葛不是得病,应该是遭人暗算,中了滇人的蛊毒。对他的观点,人们极为认可,因为兴汉十八岁就去了云南混,年近花甲才回归故里,堪称云南通。  祥云桥虽说从建筑上看是一个有着现代元素的集镇,但归根结底是农村,所以封建迷信意识并未彻底淡化。居民们总爱把那些人的离世缘由与亲的人的长相、寿年牵强一起。譬如,年近九旬、身壮齿健的王奶奶的孙子因车祸身亡,人们就说:”老人牙齿健,小心吃后代。”再譬如,刚过五十的幹面匠的谭七因心肌梗塞去世,他女人的苦骨(颧骨)突出,街上人就说:“女人苦骨高,杀夫不用刀。”对于谭葛的客死异乡,街上那些人又是这样评说:“男子奶大坐中央,女人奶大守空房。”这话琢磨起来,还有点道道。你瞧,谭葛的老婆谭王氏生得牛高马大,豪乳肥臀的,虽年近六旬,但那丰满的身段,就是祥云桥那几个丰腴的风骚少妇与之pk的话,也只有落荒而逃,沦为她手下败将的份儿!  谭葛人亦作古,所借款项均由他立的借据.,况且他与老婆早就离婚了,街上的两间铺子归女人所有。谭葛借的贷款成了死账,信用社主任因此被开除公职,还要坐两年班房。  (注:包车、蛤蟆车,祥云桥老百姓的叫法,就是吉普车和轿车。蛤蟆,在祥云桥百姓的字典里,有小的意思。譬如,他们把矮而小的方凳叫蛤蟆凳,小孩叫蛤蟆仔。)  (虚构文字 切勿对号)   共 297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哪家专科医院好
云南好的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
幼儿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五钟方式帮助尽快痊愈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搏击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